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VR彩票 > 岛屿防御战斗 >

转载]范庄加强步兵连山地阵地防御演习

归档日期:07-09       文本归类:岛屿防御战斗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1973年秋天,我们乘坐着解放牌卡车来到了太原北阳曲县范庄,进行步兵加强连山地阵地防御演习。

  我们连当时担任军教导队示范连(也叫先行连),军教导队自1972年6月开始轮训基层干部,这已经是第四期了。每一期都有改进提高,训练的内容也有创新。教导队除轮训基层干部之外,还组织了一个训练连队骨干的刺杀队,教导队经常举行会操,刺杀队的战士,朝气蓬勃,队列整齐,威武雄壮,对干部队是一个极大的鞭策。我们连经过在教导队的训练,军事素质有明显的提高,可与刺杀队一比,刺杀队是从各连队抽调的骨干,而我们则是一个建制连,对全军的训练更有示范意义。轮训结束前,教导队组织了这次演习,意在针对现代战争的特点,为连队的战术训练做一个示范。

  范庄是吕梁山区的一个小山村,村子在山坳里,房东老大爷将他的平房让给我们住,他还有三孔窑洞,院子里栽种了几棵枣树。村子周围有大片的山坡地,只能靠天吃饭,赶上风调雨顺,收获的粮食够吃个一两年,天旱无雨可能颗粒无收。这一年收成不错,庄稼收割完了,还堆在地里,部队住下后,就帮助老乡把粮食扛下山。村里的老乡有点积蓄就是盖房子,可是没有姑娘愿意嫁到山区来,听老乡说,村里有的人家花钱买媳妇,姑娘成亲后,却不肯同房,后来又找机会逃走了,落得人财两空。

  我当时是二排长,我们排担任正面方向的防御,假想敌是沿着山间的公路开进的,我们沿着山沟挖了半人多深的战壕,机枪班班长带着一挺机枪前出进行火力侦察,发现敌人后边打边撤回防御阵地。按照军委提出的“三打三防”的要求,打坦克训练是此次演习的重点,有坦克部队配合演习作为假想敌,演习前,还安排我们在山坡地上进行了几次打坦克训练。坦克在收割后的山坡地上转圈,我们隐蔽在坦克经过的两边,坦克经过时将炸药包塞到坦克的履带里。坦克部队装备的苏制T34坦克,是二战时苏联研制的坦克,它火力强,装甲厚,速度也比较快,与德国的“虎式”、“豹式”坦克相当。我还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接触这个大家伙,隆隆的巨响,所经之处,大地都在颤抖,经过几个回合,我们逐渐适应了,也发现了坦克的弱点,不再惧怕了。

  演习是部分实弹的,投掷手榴弹需格外小心,演习前进行了几次实弹练习,我们都是将手榴弹投向战壕前的山沟里,手榴弹爆炸后,弹片飞到空中散落下来,发出丝丝的响声,听起来渗人,有些弹片还落在战壕后的坡地上,足有100多米远,可能造成伤亡,需要格外注意。

  实弹训练,还带来了不少新问题。那天,我正在驻地准备示范演习的解说词,司务长带着炊事班的几个战士进院来,没有和我打一声招呼就径直走进屋子,不一会儿就搜出了战士们私自留存的子弹。虽说是当兵的,平时却很少接触到子弹,只是站岗时发给两发子弹,换岗时又传下去了,轮到部队训练,一年也就打一两次射击练习。这次演习发了不少子弹,战士处于好奇,都私自留下了些。连里干部知道后,就让司务长趁着部队上山训练,到驻地来搜查。这一搜搜出了几百发子弹,机枪班甚至存了满满一盒子弹。问题看来是相当严重,部队训练归来,集合讲评时,指导员严厉批评了私存子弹的事。我总觉得有那点不太对劲,使我想起红楼梦中搜检大观园的故事,此事能不能有别的处理方式,能不能不搜呢?如果能讲清私存子弹的危害,动员大家把私存的子弹交出来,并作为一条纪律,再发现私存子弹的将严肃处理,而不是采取这样突然搜查的方法是不是会更好呢?毕竟战士也有自己的隐私,背着战士随便翻他们的东西会引起反感,而且连队对不准留存子弹的问题并没有明确过。连队领导可能觉得我讲得有些道理,于是动员大家把私存的子弹交上来,每次实弹训练后,没有打出的子弹一律上交,需要时重新发放。结果,有不少战士交出了子弹,可见光靠几个人搜是搜不干净的。

  我们排的四班担任着主要方向的防御,可以说是演习的主角,四班有个四川籍的战士,比较刺头,总是顶撞班长。有一次,他和班长又吵了起来,四班长发火说:“XXX在四班,我就不在四班。”我批评他说:“组织上让你在四班,就要想法儿把四班的工作做好,不能碰了钉子就甩手不管。”他又把火撒到我身上,冲着我嚷嚷起来。我先让他冷静下来,并把部队带上山训练。上山之后,我和党小组长商量,开个党小组会统一下思想,大家都认为,XXX不好管是事实,但不可能推出去不管,战士从本质上说还是好的,要改进我们的管教方法。四班长也主动检讨了自己的态度,说当时在气头上,说了些不该说的话。会后我找XXX谈话,他自知理亏,但还一味强调客观,我批评他说:“有什么问题可以通过正常渠道反映,军人服从命令是天职,不能不服从班长的指挥。”,让他主动向班长承认错误。我也和四班长交换了意见,了解了他家的情况,指出他工作中的成绩和问题。之后他的工作有了起色,演习任务完成得也不错。我觉得有了问题就要及时解决,不要回避,谈开了心情就舒畅了,结下疙瘩就会影响工作。

  演习进行了一次实弹预演,预演结束后,教导队领导把我们连演习中担任主要角色的干部叫到导演部,进行最后的推演。我们到导演部时,担任教导队队长的王副军长正和几个干部下跳棋,棋子是使用信号弹的弹壳做的,两个弹壳对着粘在一起,成一个圆柱,弹壳的底座本来就有红黄绿的标识,他们走得很快,并不一步步的跳,而是一步到位。

  正在我们饶有兴趣地观看教导队的领导下棋时,一个参谋悄悄走到王副军长身边请示,是否可以让加农炮连下山了?现在已经8点多了,加农炮连怎么还在山上呢。原来,这天预演时,由于加农炮连连长过于紧张,提前下达了炮击敌人“坦克”的命令,出现了险情。“敌人”坦克经过的山间大路,一边是悬崖峭壁,另一边是深沟,峭壁上用石灰画出坦克的靶子,峭壁下方沿大路挖了一些散兵坑,用稻草伪装起来,战士们就隐蔽在坑中。根据导演部的安排,坦克经过时,步兵从散兵坑跃起用炸药包炸坦克,坦克开过后,加农炮再向峭壁上的坦克靶射击。后来,听人调侃说,炮连连长看见坦克开过来,有点紧张,“射击准备”的命令,“准备”两个字没说出来,炮弹已经发射了出去,结果炮弹击中靶子时,坦克就在靶子的下方,很危险。王副军长发了火,命令加农炮连就地检讨,进行整改。连队组织讨论了一会儿,看看部队都下山了,也拉着大炮下山了。走到半路,路堵住了,车开不过去,连长就下了车,向前去看个究竟。只见一辆坦克的履带已有一小段悬空在山崖边,随时可能引起道路塌方,坦克有翻到深沟里的危险,后面的车正在试图把坦克拽出悬崖边。炮兵连的连长正挤向前看,王副军长看见了,指着他训斥道,谁让你们下山的,连长转身往回跑,把部队又带回了阵地,这下不敢随便下山了。晚上,山里气温还是很低的,捱到8点,连长才硬着头皮请示教导队的参谋。王副军长气早消了,说让他们下来吧。我们在导演部,推演了演习的过程,食堂又为我们做了清汤面条,吃过夜宵,将我们送回了驻地。

  演习那天,一切都按照预想,非常顺利。王副军长用:“还可以。”评价这次演习,据说他对工作要求很严,有这样的评价已经很不错了。

  演习是部队平时练兵的重要形式,由于当时的社会环境和历史的原因,我当兵8年多,仅经过这么一次规模不大的演习,是我部队生活中最难忘的一段记忆。

本文链接:http://cogrillguy.com/daoyufangyuzhandou/195.html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战术学教程圆例-军用圆书社-1933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