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VR彩票 > 岛屿防御战斗 >

武警口述战斗命令 一名老兵与武警儿子的跨越时空对话

归档日期:07-23       文本归类:岛屿防御战斗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孙卫、孙楚越,是一对军人父子,一个参加过中越边境自卫还击作战,一个是武警广东省边防总队五支队的新兵。今天,孙卫打开回忆之门,回到硝烟弥漫的18岁,与孙楚越展开了一场跨越时空的对话。让我们一起感受那兵之初的红色记忆。

  孙卫:1959年,我出生于一个军人世家,爷爷、父亲都是军人,当兵的理想在孩提时就根植于心。许是老天眷顾,我有幸通过层层选拔,成为一名军人。怀揣着父母亲友的叮嘱,我南下来到福建,分配到一线军守三师十团六连七班,是全团尖子连的尖子班。

  全训一年后,时值南疆边境紧张,我所在的福州军区抽调军事骨干前往广西边境充实兄弟部队战力,经过选拔考核,写下请战书的我,来到广西贵县补训团。十几岁就能上战场,当时的我别提有多高兴了。学了一些对越军简单的喊话后,我被分到广西边防一师三团一营一连五班,每天加训丛林作战课目、战地救护、攻防演练等课目。

  孙楚越:1998年出生的我,是一个标准的红四代,从小在军事管理的氛围下成长,让我对军人那身橄榄绿有着天然的崇拜,每次经过部队大院,看着他们站如松、坐如钟、行如风的威风形象,就像一道钢铁铸成的长城,护卫着人民的安全。2016年,18岁的我终于如愿以偿地穿上军装,跟随者父亲您的脚步,迈入军营,来到广东边防总队第五支队,成为一名光荣的武警战士。

  刚踏入军营时,我所有的好奇、憧憬、艳羡都被磨灭一空,每天近14个小时连轴转的队列、擒敌、枪械训练,抓作风、抓番号、抓动作,一天下来,喝水的力气都没有。这时,您的一个电话点醒了我,您给我讲述了自己的成长故事,告诉我,既然来当兵,就知责任重,来到军营不是为了享福,而是为了打磨自己,为了实现儿时的梦想,那还有什么好抱怨和退缩的呢?这以后,无论再苦再难的训练我都咬牙坚持下来。3个月后,通过考核的我被分到这个支队素有魔鬼连之称的四中队。

  孙卫:1979年2月17日,我参加了那场令我终生难忘、承载荣誉与痛苦的中越边境自卫还击作战,成为当时全国人民心中 “最可爱的人”,一句“再见吧,妈妈!”,我们毅然告别祖国跨过边界,对敌实施了正义之战,经历了血与火的洗礼,在战争中懂得了战友之情的真谛,懂得了协同作战,懂得了为什么人民解放军是一个无坚不摧的刚强集体。

  最难忘的一场战役是歼灭敌军三号高地。战斗在3月1日早上6时30分左右发起,师高炮兵团和营属炮兵连对三号高地进行了30分钟炮火急袭,摧毁了大部分阵地防御设施。我所在的一连作为主攻连,利用炮火准备时间向冲击阵地前进。7时许,炮火开始延伸,随着三颗红色信号弹升起,一连一排、三排向高地发起猛攻,敌军拼命顽抗,战斗异常激烈,我军伤亡过半。此时,连长张育琪当即命令二排投入战斗,同时请求上级炮火支援,在炮火掩护下发起猛攻,经过近4个小时鏖战后最终占领三号高地。此一战,一连荣立集体二等功,被列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战列,是我一生至高无上的荣誉。但我们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六班班长与副班长等14名战友牺牲,副连长、一排长、二排长、三排长等80余名战友负伤。

  孙楚越:战争年代“攻如猛虎”,和平年代“守如泰山”,我所在的连队也是一支在烽火中孕育成长,有着光荣历史的战斗英雄集体。时光荏苒,战争的硝烟散去,中队的职责也由对敌斗争转化为边防保卫,驻守在“一国两制”的交汇点上,在珠海新一轮大发展的背景下,我们经受住了各种复杂情况的考验,圆满完成了以边防执勤为中心的安全保卫任务,为服务港珠澳大桥、横琴自贸区建设创造了安全、稳定、和谐的边防环境,被誉为新时期“最可爱的人”。

  尤记得我第一次参与偷渡抓捕,那是2017年1月22日凌晨5点许,我和哨长麦富华正在边境一线执行巡逻任务,一艘没有任何亮光,蒙着黑布的快艇悄没声地从澳门向珠海横琴大桥方向快速移动,根据经验判断,这一定是不法偷渡分子。我们立刻关闭巡逻车警灯,乘夜色潜伏到对面来路必经的小树林,全神贯注快艇动向。不出10分钟,快艇在距离我们约100米处停船靠岸,有2个人影从船上下岸,快艇随即调头驶开。“出击”,随着哨长一声令下,我们冲向偷渡嫌疑人。其中一名嫌疑人鼠窜般的就向小树林钻。说时迟,那时快,我一个箭步冲上去,将其扑倒制服。麦富华也控制了另一名嫌疑人。经过盘查,两名嫌疑人均未持有合法护照或港澳通行证,企图往返澳门满足赌瘾。近年来,我们连队多次抓获组团偷越边境人员,完成“澳门回归”庆典、珠海国际航展、澳门烟火节等多项安保任务,构筑了粤澳边境一线安全屏障,向党和人民交上了满意答卷。

  孙楚越:40年过去,硝烟散尽,1979年在历史的长河中逐渐隐没,已经很少有人去追忆这段历史,更少人记得那些掩埋他乡的忠诚烈骨,对于参加这场战役,您可曾有过后悔?

  孙卫:后悔?不曾有过。谁说没有人记得这段历史,南疆的红木棉,见证了我们的青春和热血;南疆的红土地,印证了我们的忠诚与尊严。战场杀敌,是军人的期盼;马革裹尸,是军人的荣耀。诗人艾青曾经说过:“即使我是一根蜡烛,也应该‘蜡炬成灰泪始干’,即使我是一根火柴,也要在关键时刻又一次闪耀,即使我们死后尸 骨都腐烂了,也要变成磷火在荒野中燃烧。”这场战争,多少战友燃尽生命之烛,血洒疆场,但是我们永不后悔。作为军人,胸前是战争,背后是和平,为了白鸽翔空蜂鸣的鸽哨、为了孩童熟睡梦呓的微笑,我们用血一般鲜艳的胜利粉碎了“凡木棉花开之处,皆是我越南国土” 的疯狂妄言,用忠诚捍卫了祖国的尊严和领土完整。

  孙楚越:木棉花、英雄花,南疆的木棉记录了你们既痛苦又自豪的青春记忆;粤澳边境线上的另一株木棉也见证了我们守一方热土、保一方平安的铮铮誓言。和平年代的我们,面临的不是硝烟与炮火,但面临的却是匕首和冷枪;面临的不是美酒加咖啡,但面临的却是糖衣炮弹的考验。我们用脚步丈量边防线、用行动守护边境稳定、用爱民之举筑实边防堡垒。谢谢您,父亲,您让我懂得了军人是对祖国和人民的忠诚、是对界碑和疆土的责任、是对碧海和蓝天的守护。青春挥洒警营,热血铸就忠诚,我将用无悔的青春挥洒赤诚报国的情怀,在千里边防线上书写人生的精彩华章。

本文链接:http://cogrillguy.com/daoyufangyuzhandou/2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