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VR彩票 > 岛屿进攻 >

解放军最大规模岛屿进攻战 52年前今天解放海南岛

归档日期:06-07       文本归类:岛屿进攻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52年前的今天,四野渡海兵团千帆竞发,横渡琼州海峡,大举登陆海南岛。这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上规模最大,也是继郑成功收复台湾之战以来中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岛屿进攻作战。

  1950年4月16日黄昏,雷州半岛南端弯弯曲曲的海岸线上泊满了大大小小的木帆船,樯橹如云,连绵数十里,二万五千名将士纷纷登船。岸上挤满了送行的军民,一首新编的《渡

  海作战歌》唱得响彻云霄:“千万只帆船千万把尖刀/千万个英雄怒火在燃烧/千万挺机枪千万门大炮/千万条火龙直奔海南岛/千万个英雄奖章在海南岛上光辉照耀/千万面红旗迎着海风飘……”

  12发红色信号弹腾空而起,350多艘木帆船同时扯起风帆,启锚摇橹的声音伴随着越发嘹亮的歌声,使勇士出征的场面显得格外雄壮。

  40军出动的兵力为18700人,共261艘木帆船,其中有22艘机帆船和16艘“土炮艇”。所谓机帆船,就是把拉炮的10轮大卡车的发动机卸下来,安装在渔船上,有风使帆,无风则开动机器。而“土炮艇”则是将步兵用的战防炮安装在木帆船上,这种炮能洞穿坦克的装甲,当然也能打铁甲舰,战防炮不够就用高射机枪、重机枪和迫击炮。其它船上也都有打军舰的火力,如迫击炮、火箭筒、炸药包等。除重型火炮渔船载不起之外,能上船的步兵火器他们都想法子弄上去了。韩先楚是这次渡海级别最高的指挥员,当时,还兼任着第12兵团的副司令。另一位兵团级的干部是副军长解方,其时兼任着第12兵团参谋长。

  渡海作战风险极大,陆地作战指挥员可有个掩蔽所,海战就不同了,无论级别高低,在龙王爷的眼里一律平等,船沉了都得“喂王八”。那时候,部队在海边天天吃鱼,常常有人弹碗而歌:“鱼啊鱼,今天我吃你,明天你吃我。”少数意志薄弱者,认为“做了开国功臣,该享福的时候,死了不值。”甚至发生了军级干部畏战自伤的事件。韩先楚和解方亲自带队过海,极大地鼓舞了士气。

  43军由副军长龙书金带队,共出动7000余人,乘坐帆船96艘,其中机帆船10艘,“土炮艇”8艘。

  参战的两个军都是四野的头等主力,40军在东北令敌闻风丧胆,被称为“旋风纵队”;43军有“铁军”之称,是人民解放军历史最悠久的主力部队,其前身是北伐战争时的“叶挺独立团”。平津战役之后正是这两个军作为四野先遣兵团率先南下,一路摧枯拉朽,打到了南海边上。可是“东北虎”到了海边犯难了,天上有飞机,海上有军舰,那望不到边的海峡无风的时候浪三尺,有风的时候浪有山高,木帆船过海还非得挑有风的时候不可。老革命遇到了新问题,渡海作战全无经验,于是派了一批师、团干部到三野“取经”,得来的却是“经验甚少,教训颇多”,尤其提起金门之战无不感慨万千。韩先楚害怕影响士气,不准“取经者”多嘴。经过三个月的海上训练和思想教育,“陆上猛虎”终于变成了“海上蛟龙”,这个转变过程当然是极为艰难的,一言难尽。

  夜晚10时,船队进至海峡主流,突然两声闷响,照明弹像天灯一样悬挂在空中,将海面照得雪亮。韩先楚用无线电报话机向炮兵主任黄宇下令:“左前方发现敌舰,护航队立即迎战,掩护主力船队通过。”

  军舰队向船队疯狂射击,借着炮火的闪光,黄宇很快发现左前方有7艘舰艇。他下令护航队加速前进,以正面迎战敌舰队。一时间,海面炮声隆隆,弹道如织。敌舰汲取前几次海战的教训,不敢近战,见”土炮艇“纷纷扑来,吓得连忙规避。有一艘军舰企图摆脱护航队,去冲击主力船队。黄宇发现后,立即令自己的指挥船迎了上去,在100米距离用战防炮击中敌舰中部。敌舰中弹起火,拖着滚滚浓烟退出了战斗。

  海战正酣之时,突然刮起了东风,韩先楚令主力船队加速前进,很快就冲过了水急浪高的中流。

  与此同时,43军护航队的5艘“土炮艇”同3艘军舰展开了激战。指挥船是一艘改装的机帆船,配一门山炮,其它4艘为木帆船,各配一门战防炮。步兵们在海上大展雄风,用大炮和重机枪打得3艘军舰调头逃窜。43军船队的90多只帆船顺利冲破军舰的拦阻。

  韩先楚率主力船队远离海战区后,黄宇的护航队横亘在敌舰队与主力船队之间,继续用步兵炮与敌舰缠斗。在激烈的炮战中,“土炮艇”相继负伤,不断退出战斗。战至17日凌晨5时,报话机里传来韩先楚的声音:“军主力全部胜利登陆,‘炮艇队’已完成护航任务。你们按计划掩护空船返航。”此时,护航队只剩5艘木帆船。

  天亮时,北返的大批空船行至海峡中流,黄宇命令5艘“土炮艇”再次驱逐敌舰。这是一个晴朗的早晨,能见度极好。在蓝天碧海之间出现了令人拍案叫绝的一幕,弹痕累累的木帆船将庞大的军舰追得不亦乐乎。

  黄宇的指挥船咬住一艘敌舰,边追边打,敌舰速度快,很快就逃出战防炮射程之外。黄宇下令停止射击,继续追击。此时从后面突然窜上来一艘更大的军舰,黄宇为了迷惑敌人,下令用篷布将战防炮遮住,伪装成运载物资的货船,篷布上用刺刀划开一条缝用来瞄准。这艘军舰名“太平”号,是刚从台湾调来增援的,第3舰队司令王恩华中将将其作为旗舰。彻夜海战使王恩华通宵未眠,他害怕夜战,一直等到天亮才亲自披挂上阵。他站在舰桥上举着望远镜搜索海面,很快就发现有一只蒙着篷布的木船正在波峰浪谷之间出没。

  双方距离越来越近,敌舰长命令水兵“抓活的”。那些水兵立即从炮位和舱室窜到船舷,拿着绳子和带钩的竿子准备“逮”住木船。木船的白帆千疮百孔,破布片随风飘舞,船身弹痕累累。在二百米距离的时候,木船上的篷布突然掀开了,王恩华吃惊地发现布下面盖着的不是什么物资,而是一门火炮!

  轰隆一声巨响,那门只有57毫米口径的小炮突然抖动了一下。王恩华被炮弹击中,身负重伤,昏迷不醒。“太平”号急忙返回海口基地,但是舰队司令王恩华再也没有睁开眼睛,成为军在海战中阵亡的级别最高的将领。

  17日凌晨2时,43军主力船队逼近玉抱港一线海岸。海战一爆发,岸上的守军就不断用大炮向海上发射照明弹,密密麻麻的帆船渐渐逼近海滩,守军惊恐万状,枪炮齐鸣,向海面胡乱射击。玉抱港、才芳岭一带距海口市较近,海南防卫总司令薛岳被枪炮声惊醒,以为渡海部队的主攻方向是海口,为了确保海南首府的安全,他连忙下令防守其它地段的机动部队速向海口附近集结。

  3时30分,韩先楚率第40军主力船队开始在博铺港一线海岸抢滩登陆,守军拼命抵抗,用密集炮火向海上射击,许多帆船中弹起火。韩先楚的指挥船亦受重创,桅杆被炸断,帆布哗啦一声坠落到海里。

  五颜六色的信号弹从各师、团指挥船上射向夜空,霎时间数百艘战船上的枪炮一齐怒吼,炫目的弹道映照着水柱纷起的海面。

  此时海岸防御阵地被炮火覆盖,从弹道判断,炮弹来自临高山主峰。临高山是海口市以西漫长海岸线上的最高峰。抗日战争时期,日军侵占海南后,在峰顶修筑炮兵阵地,将两门重炮安装在那里。现在操纵这两门重炮的是首批偷渡上岛的第40军加强营,他们在夜间神不知鬼不觉地攀上了峰顶,全歼敌一个营,然后掉转炮口向海边敌防御阵地猛烈轰击。敌核心工事被相继摧毁,守军腹背受敌顿时军心动摇,纷纷弃阵而逃。

  登陆部队冲上海滩,推倒铁丝网和鹿砦,向纵深推进。在临高山上的加强营适时调整炮火向敌纵深射击,炮弹一直将敌追至临高县城。

  清晨5时,主力船队全部登陆。薛岳苦心经营的所谓“伯陵防线”被撕得七零八落。

  薛岳急调5个师的机动兵力疯狂反扑,双方在黄竹、美亭地区展开决战。军败北,旋即全线溃逃。解放军乘胜追击,23日解放海口,30日解放榆林、三亚,5月1日解放海南全境。至此,四野大军从白山黑水战至天涯海角,纵贯整个中国大陆。

  海南战役是1950年3月5日打响的,这一天,40军加强营实施偷渡,随后又有三次规模更大的偷渡,均成功登陆。笔者曾采访过许多参战的老将军,他们都认为4月16日是海南战役中最重要的日子。这比“二月会议”定下的6月实施大举登陆的计划提前了。在战役决策过程中曾发生过争论,当年参战的老同志对此说法不一,一些著作也引起过争议。不管真相如何,可以肯定的是韩先楚、解方起过推动作用,但最终拍板的还是战役指挥员邓华。用今天的目光审视,会发现海南的提前解放影响深远。5月中旬,蒋介石吸取海南岛的教训,为了确保台湾主动收缩战线日美国的海、空军就侵入了台湾和台湾海峡。可以设想:如果海南岛没有解放,美军会不会侵入海南岛和琼州海峡呢?即使美军不这样做,蒋介石在台湾确保无虞的情况下,会不会抽调大部分海、空兵力来增援海南岛呢?如果海南岛成了“第二个台湾”,15兵团部和40军被牵制住了,就不可能及时组建东北边防军,从而会拖延入朝作战的时间,志愿军入朝只要晚半个月后果将不堪设想。如果海南岛和北部湾控制在美、蒋手中,抗美援越斗争将会更加困难。还可以联想到西沙、南沙主权斗争和南海权益的斗争将会出现什么局面?历史证明,选择4月16日大举登陆,可谓“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文/魏碧海

  中国海军的光荣--参加过诺曼底登陆的我海军军官(2001/12/04 09:32)

本文链接:http://cogrillguy.com/daoyujingong/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