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VR彩票 > 岛屿进攻战役 >

日本围绕岛屿作战发展军力(图)

归档日期:06-27       文本归类:岛屿进攻战役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虽是“酒后之言”,但是这番肆意的讲话仍受到国际社会高度关注。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6月29日表示,中方看到近期以来日本出现了一系列消极动向,一方面对内加快安全政策调整,推进修宪扩军;另一方面在南海问题上渲染和制造地区局势紧张。“日方上述消极动向及其背后的真实意图令人高度警惕。”

  6月30日,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在北京发布了《2014日本军力评估报告》(民间版)(以下简称“报告”),报告在梳理和评估去年日本军力发展状况后,认为日本军力走向值得高度关注。报告认为,安倍晋三执政两年多来,在推动日本整军经武方面越走越远,日本的安全防卫政策正在作重大转型和调整,以期谋取二战以来的最重大突破。目前,日本更加强调强化所谓“西南地区”的防卫态势,优先发展能够确保应对“岛屿入侵”的海上和空中力量,提高机动作战能力,以便建立和完善所谓“岛屿作战”体制。

  报告指出,2014年,按照日本外务省提出的所谓“安保政策三支箭”的原则、目标以及作战部队调整的总体计划,日本开始对自卫队的军事部署进行大幅度调整。根据其新《防卫计划大纲》和新《中期防卫力量整备计划》的规划,军事部署总的调整目标是以强化所谓“西南地区”的防卫态势为牵引,优先发展能够确保海上及空中优势的能力,有效遏止和应对“各种事态”。

  在加大对西南地区军事部署的同时,安倍政权似乎格外看重空中力量的建设。2014年安倍晋三在日本小美玉市的航空自卫队百里基地出席了自卫队成立60周年航空阅兵式。而早在2013年7月,安倍晋三还视察过自卫队位于宫古岛的航空基地。在那次视察中,他表示:“在西南地域,应对侵犯领空的措施急剧增加,领空的警戒警备成为非常重要的课题。这个基地的作用,因此变得更加重要,是情报收集、警戒监视和侦察活动的要地。”

  随着日本愈加重视航空自卫队在应对所谓“侵犯领空”方面的作用,其对航空自卫队的调整方向逐渐清晰。报告认为,2014年,日本航空自卫队的调整目标是:提升西南方向防空能力,增强航空警戒管制部队实力,构建战斗机与保障部队融为一体的综合性防空体制,构建能够与陆上自卫队地对空导弹部队一体的要地防空体系以及与海上自卫队宙斯盾驱逐舰一体的多层反导体系等。

  海权问题专家、北京大学中国战略研究中心研究员胡波认为,日本航空自卫队的作战飞机以F-15为主,虽然F-15的编队数量和规模不占优势,但是航空自卫队长期保持了较高的训练水准,并经常与美国进行各种演习,监视警戒能力比较突出。

  虽然这场所谓的“冲突”纯属日本媒体的臆想,是在误导日本民众和国际舆论,但不可否认的是,日本政府研发和采购有强大海空作战能力及“夺岛”能力的武器装备是不争的事实。报告指出,2014年,日本继续以促进军力结构转型,重视“西南防御”和海空威慑力、打击力建设的战术思路为基础,加速武器装备研发、制造与采购进度。

  报告指出,为提升自卫队岛屿作战部队装备机动性、火力与指挥一体化水平,日本继续斥巨资为筹建中的水陆机动团配备先进装备,提升陆上自卫队夺岛、守岛部队的对空、对舰作战能力。经过一番“调查研究”后,日本确定将从美国大量采购AVV-7水陆两栖装甲车,计划在2014年至2018年间购入52辆。该款战车是美国海军陆战队的主力作战装备。2014年2月20日,日本以5亿日元向美国采购的首批4辆AAV-7运抵横滨港。

  周永生称,日本原来没有水陆两栖部队,2013年其防卫省决定,在当年12月出台的新“防卫计划大纲”中,明确提出在日本陆上自卫队设立有登陆作战能力的“水陆两栖团”。日本去年开始进口的美式水陆两栖装甲车,是夺取岛屿的利器。日本加大对“夺岛”武器的采购力度,是想加快水陆两栖团的建设。水陆两栖团表面上称作“团”,兵力实际上已远远超过“团”的规模,正在朝着“旅”级规模发展。

  “日本长期没有两栖登陆和作战力量,其在侦察预警、航空支援方面力量较强,而在两栖登陆方面的能力较弱。”胡波表示,日本购买了很多具有两栖作战功能的装备,不难看出,其正在着力加强自卫队的两栖作战能力。

  与此同时,日本还确定将从美国采购“鱼鹰”(V-22)大型运输机(列入2015年预算),斥资改造“大隅”号等登陆舰,以提升登陆部队部署、转运能力;为陆上自卫队增购新型12式岸基反舰导弹、雷达精确制导装置和新型迫击炮等,以增强武器火力强度和精确性。为了实现“西南防御”海陆空自卫队作战一体化,日本还采购了新型对空战斗和火力战斗指挥一体化电子系统,以及以上电子系统与海上自卫队指挥系统的连接系统,并斥巨资为作战部队升级野外指挥通信系统。报告指出:“2014年,日本用于以上各项指挥系统、通信装备的采购费用超过120亿日元。”

  为了扩大自卫队规模,提升自卫队训练积极性,日本想出了不少“点子”。与很多国家一样,日本重视完善包括使用女性自卫队员、返聘等方面的人事政策。具体来说,日本防卫省决定自2014年开始任命已转业至民航公司的航空自卫队前飞行员为预备役自卫官,这项制度规定,假定发生紧急情况,日本政府将召集预备役自卫官,辅佐负责作战指挥的司令官,从而缓解目前航空自卫队飞行员数量不足的紧张状况。

  日本防卫省2014年底还制定了一系列奖励政策,计划从2015年3月前开始实施一项新的征用预备役自卫官的奖励计划,规定凡是雇用了预备役自卫官的企业,均可优先获得防卫省和自卫队工程项目,同时对于雇用有预备役自卫队员的企业给予法人税减税的特别奖励。

  日本既重视自卫队“量”的积累,也重视“质”的提升。报告指出,2014年日本系统性地强化了自卫队员各方面作战能力,注重培养高素质的情报搜集、分析人才,以及反导、应对太空及网络威胁的专业人才,如陆上自卫队已开始着手培养“轰炸引导员”,以便未来夺岛作战时提高轰炸命中率。日本还利用北海道的训练环境实施实兵演练活动,2014年10月,日本陆上自卫队与美国陆军在北海道举行了联合军事训练,以提高美日联合作战能力。

  中国军事专家认为,应该警惕日本自卫队在其国内外的各种演训。胡波分析称,为提高日本自卫队的“夺岛”能力,美国和日本进行过很多次夺岛演习,假定过很多种“岛屿被侵入”的场景。“不难想象,日本加强自卫队的日常训练,是为应对与某些国家的长期对抗打基础。”

  有分析认为,甲午战争爆发之前1个月,也就是1894年6月,日本已建立了大本营,并且由天皇带领迁至当时日本本土铁路线最西端的广岛,总揽战争全局,协调陆海军各部队行动。相比之下,清朝政府的表现让人唏嘘不已。北洋海军的存亡虽然事关国家前途,但其他派系官员及部队却宁愿隔岸观火,坐视舰队覆亡于刘公岛—直至甲午战争结束,清廷打了近一年的仗,却没想过建立一个能够调度全局的统帅机关。

  在发起一场战争的问题上,百年前的日本深知建立“联合作战指挥机构”的重要性。二战后直至当下的日本亦是如此。1954年7月1日,日本效仿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建立了统合幕僚会议。1997年增设情报本部。2006年废除统合幕僚会议,设立统合幕僚监部。2009年8月1日,统合幕僚监部开始统领陆海空自卫队的作战情报工作。

  所谓的“统合幕僚监部”也就是我们所熟知的“联合参谋部”(注:日语直译为“统合幕僚监部”)。按照日本政府的设想,所谓统合运用就是消除不同军种之间的壁垒,实现不同军种之间海陆空三位一体的协同作战,以期夺取战争胜利。

  日本防务部门的职能体系自上而下的关系为:内阁总理大臣(首相)—防卫大臣(防卫会议)—统合幕僚长—陆海空自卫队幕僚长—陆海空自卫队。从这一体系中可看出,统合幕僚监部隶属防卫省,是防卫省长官统一指挥、管理日本自卫队的最高参谋和指挥机构,其主要任务是统一和协调陆上自卫队、海上自卫队、航空自卫队的指挥与运用。

  去年日本继续推进军事体制编制改革,在这轮改革中,统合幕僚监部的作用进一步凸显。报告指出,2014年,日本防卫省继续推进内部机构整编,核心是加强军事决策体制、执行机构的集中化与效率化。其中推进防卫省改革,加强军事部门“核心决策能力”成为重要改革内容。

  在诸多的改革内容中,报告认为日本统合幕僚监部集中作战决策权格外值得关注。报告指出,2014年,日本政府提交的《防卫省设置法》修正案等在国会得到通过,根据法案,在统合幕僚监部设立运用政策统括官(副总参谋长级),将作战决策权统一到该部门。

本文链接:http://cogrillguy.com/daoyujingongzhanyi/1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