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VR彩票 > 道者 >

穿越苦境做教主

归档日期:07-06       文本归类:道者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方恒笑着打断了朱恒的话,“至于需要花费很多时间,呵呵,我们现在这么走着,不也是花费时间么?”

  当方恒满脸都是笑意的时候,朱恒也是目光一闪,下一刻就笑道,“呵呵,也好,既然方客卿想要知道,那我也不瞒着了,说起来也简单,当年我爹朱炎……”

  一连串的话语从朱恒的嘴中吐了出来,大体和之前周通告诉方恒的没有什么不同,方恒听着不停的点头,最终,当朱恒说完的时候,方恒也是露出了一副感慨之色。

  朱恒笑道,“好了,不说我了,说说你方客卿吧,你方客卿是出自何地,又为何来我朱家要成为客卿呢?”

  方恒却是笑道,“我还是想问问你朱少爷,听你刚才的讲述,朱少爷好像对自己的情况,不是很满意对吧。”

  方恒笑道,“我换个问法,朱少爷,你爹娘去世之后,你被朱家打压到了这个程度,难道你就没有一点不高兴么?虽然你说习惯了就好,但是这种羞辱,你真的能习惯么?我觉得朱炎前辈的儿子,不应该是那种奴性十足的人才对。”

  方恒笑着摆摆手,“我只是很真诚的在向你发问,我偶想知道,朱少爷是不是真的习惯了?或者说是甘心了?如果是那样的话,我无话可说。”

  “呵呵,如果不是那样,自然有不是那样的说法。”方恒笑道,“但是在这之前,我需要知道你朱少爷真正的想法。”

  “我是方恒。”方恒笑道,“你接下来肯定要问我为何要来这里,为何要问你这么多,我有什么目的,对吧?这些问题我不会回答你的,除非你先回答我,你是不是真的甘心了?”

  方恒笑着打断了朱恒的话,直接道,“你不能肯定我是谁,你也不能肯定给我有什么目的,但我就是要你一个答案,你若是愿意冒冒这个陷,把你真正的答案告诉我,那我自然会有解释,就这么简单。”

  听到这话,朱恒也是沉默了下来,方恒的意思很简单了,就是他现在有两个选择,一,说出真心话,得到一切答案,二,不说真心话,那一切的答案他都得不到,到时候方恒一定会和刚才一样,和他谈笑风生。

  良久之后,朱恒突地笑了一声,目光看着方恒道,“我真是没有想到,你方客卿会突然问这么一句,突然让我感觉到这么神秘,也罢,既然你方客卿问了,那我也就直说,我不甘,我不习惯,正如你刚才说的一样,我原本是嫡系,可我却频繁遭受打压,我怎么可能习惯?怎么可能甘心?刚才那么说,不过是一种自保而已。”

  方恒笑着点点头,“果然,你和我猜的差不多,是个有上进心的人,也是个敢于冒险的人。”

  “我叫方恒,来自散修联盟,我有许多位师尊,都是散修联盟的人,我也有许多位朋友。”

  方恒淡淡道,“我的来这里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帮助你,尽一切可能的帮助你,让你在家族中获得足够的利益,或者离开这个朱家,让你自由。”

  “受人所托。”方恒笑了笑,“至于受谁所托,我就不告诉你,你爹朱炎当年的朋友还是不少的。”

  “我当然不会这么天真。”方恒笑道,手掌一挥,一个储物袋就丢给了朱恒,“拿着吧。”

  朱恒一探手,立刻把储物袋接住,仔细一看后,朱恒的眼神顿时呆住了,嘴巴也一下张大。

  方恒笑了笑,“接下来,我会交给你一些炼丹知识,都是一些非常顶级的炼丹知识,我还会指点你的武学,辅助你的修炼,争取让你在最短时间内达到高阶炼丹师,巅峰魂武的地步。”

  听到这话,朱恒身体都是一抖,他有心想要质问方恒两句,只是此刻他却又一句话都问不出,毕竟方恒刚才给他的东西,实在是太珍贵了,十万年的药材,一万株!

  这种药材就算是在他朱家,都是很大的一笔财富了!方恒却说给就给,这他怎么质问。

  就在这时,方恒突然指着一个不算太大的庭院说道,朱恒这时候也是连连点头,“到了,跟我进来。”

  等到方恒彻底进入他的庭院的时候,朱恒的手掌就是一挥,当即就把庭院的大门关上了,下一刻朱恒就是一转身,目光认真的看向了方恒。

  不待朱恒说话,方恒就直接说道,“你怀疑我的实力,怀疑我的能力,如果我刚才直接对你说那些话,你恐怕早就破口大骂了对吧,你之所以没有破口大骂,就是因为我刚才给你的东西让你很惊讶,但是很惊讶,不代表就惊讶的丧失了理智,所以接下来你肯定会问更多,不过我这个人呢,不喜欢说太多,所以,干脆一点,你直接动手吧。”

  “对,就是动手。”方恒笑了笑,“我站在这里,你随便出招,能让我动一下,算你赢,我自打一百个耳光然后自尽。”

  “我像是在开玩笑么?”方恒笑道,“快点动手,别浪费时间,还是说,你不敢了?”

  这话一出,朱恒的脸色也是一冷,下一刻就身体一震,轰的一声,就到了方恒的面前,抬手就是一掌对着方恒的脑门拍出。

  看到这一掌,方恒却是笑了一声,脑袋不光不闪,甚至还往前一迎,对着朱恒的手掌就撞过去了!

  骨骼断裂声响起,肉眼可见,朱恒的手掌连带着手臂,在这一刻都开始扭曲变形了。

  听到这话,朱恒脸色一白,方恒却是继续笑道,“还有别的什么攻击手段么?有的话就施展出来,让我看看,没关系,这里的一切动静,我都已经暗中布置手段,掩盖住了,你可以动用你最强的压箱底手段。”

  朱恒突地大吼一声,下一刻身体就是一闪,刹那就破开了无数空间,来到了方恒的面前,同时一柄剑也出现在了他的手里,对着方恒就劈了过来。

  这一下的动作,简单到了极点,也快到了极致,不管是从威能,还是从声势方面来说,都是已经达到了魂武巅峰的程度,非常不错。

  只见方恒的手指突然间一探,嗡的一声,当场就夹住了朱恒手里的长剑,让朱恒连动都动不了了。

  一阵清脆的声音响起,肉眼可见,朱恒手里的长剑开始飞快的颤抖起来,连带着朱恒的身体也开始以极其微小的幅度颤抖起来,只是一个刹那,就颤抖了上万下。

  一口鲜血从朱恒嘴里狂喷而出,下一刻,朱恒的身体就砰地一声跌在了地面上,再也站不起来。

  话语吐出,朱恒的眼神充满着呆滞和茫然,似乎是在问,他怎么会拥有这种恐怖的力量。

  方恒笑道,手掌突地一挥,呼的一股能量出现,直接涌入到了朱恒的身体中,当场就让朱恒的身体一下就站了起来,本来的伤势,也当场就好了。

  看到这个,朱恒脸色大变,他真的没有想到,方恒的实力,强到了这种地步,一弹指,就让自己濒临灭亡边缘,一挥手,就让他身体恢复健康。

  突然间,朱恒的双膝跪在了地上,认真的对着方恒道,“方客卿,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你肯帮我,你就是我恩人,我朱恒永远都不会忘记恩人。”

本文链接:http://cogrillguy.com/daozhe/168.html